俄罗斯华人论坛 - 华俄网
设为首页收藏华俄网

俄罗斯华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两分钟玩转华俄网 全攻略
查看: 463|回复: 0

在俄罗斯旅行,得有颗强壮的心脏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0

好友

1821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5-7-24 10:27:04 |显示全部楼层
这幢建筑临街的三四扇窗户里透射出暗淡的灯光,这里应该就是导游说的超市了。虽然和我们在圣彼得堡住的酒店只有一条小马路之隔,可两天来在门口进进出出五六次竟然也没有发现。

在门口找了半天,才发现一扇可以打开的玻璃门,我和妈妈探头探脑地走了进去。商场内部稀稀落落地亮着几支日光灯,你要把鼻子尖凑在价签上,才勉勉强强能看清那些数字。暗淡的灯光下,所有商品都显得有些陈旧,柜台上胡乱摆在一起的几棵大白菜和洋白菜,就像刚刚遭遇过一场浩劫,残肢断臂一样的菜帮子菜叶子,乌七八糟地散落在四周。望进巨大的冰柜,在深不可测的角落里孤零零躺着几块近乎黑色的可疑肉类,已经被白霜结结实实地冻成了一大坨。

“这冰柜可真该除霜了。”妈妈撇了撇嘴说。

当我想买一包饼干的时候发现,在商品的包装和价签上只标注有一种文字——俄文,价签的摆放又不规范,这让你很难确定一个价签到底属于哪个商品。我艰难地比对着包装上和价签上的俄文字母,想找到吻合度最高的一对儿。

“妈,这包饼干便宜了17卢布,原价69.6卢布,现价52.9卢布,咱们买一包吧。”和国内一样,商品的两种价格用不同颜色的数字加以区分。大约30块饼干横七竖八地胡乱塞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,约合10块人民币的价格其实并不便宜。这不由使我想起英国超市里那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糕饼,它们像酣睡中的小婴儿,整整齐齐地躺在有小花边的白色纸盒子里,却只要10便士左右,约合1.5元人民币(按照2005年汇率计算)。

“这饼干也太贵了,”妈妈摇摇头说。

“我就买一包,咱们尝尝,说不定特别好吃呢。”

“那你可看好价签,别买错了。”

“就是52.9卢布,放心吧。”其实上下左右还有好几张模样类似的价签,我实在不想再去辨认那些俄文字母,一包饼干差也差不了多少钱吧。

我们在超市的半个小时里,只见到两位顾客,一位中年女性来买蔬菜,还有位戴着鸭舌帽的老大爷也买了饼干。转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可买的,便来到超市里唯一的收银台结账。这是位40岁左右的女收银员,一头黄色的卷发随意地扎在头顶,胖胖的身体撑满了整个座位。看了我们一眼后,她就再没抬起头,一把抓起饼干扫过机器,显示器上闪烁着“90.9”的数字。

“不是52.9卢布吗,怎么一下贵了这么多。”妈妈拉了拉我的胳膊。

我不大确定面前这位大姐是否能听懂英文,就在手机上按出52.9的数字举到她面前,再指指显示器上的数字摇了摇手。

“@#¥¥%@@##%%.”她嘴里飞快地吐出一长串俄文,不耐烦地把手机推开,用手指重重地敲击显示器上的数字,怒气冲冲地瞪着我们。

当巨人的手猛地从背后抽出时

手里多了一个小本儿

“咱不买了,你跟她说不要了。”妈妈不甘示弱地回瞪了俄罗斯大姐一眼。

我只得指指饼干再摆摆手,意思是我们不买了。刚想拉着妈妈转身离开,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震动,女收银员挣扎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原本被她撑得满满当当的座位“咣当”一下缩回了原本的大小。

“*%%¥#**@#%*¥#@.”她突然张开嘴急促地大声喊叫,我和妈妈一下子懵了,僵在原地不敢动。

“就赖您,好好说不就得了,您瞪她干吗呀?您看她生气了吧!”我又瞪了妈妈一眼。

“她先瞪我的,我怎么就不能瞪她?!”妈妈一边惊恐地看着她一边说,“那她现在这是要干什么呀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是不让咱们走。”坦白说,面对一位大喊大叫的俄罗斯大姐,我还真有点儿心慌,大概就是从这会儿开始,我紧紧拉住妈妈的手。

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一股不祥的预感奔涌而至,“妈,她好像是叫人来了。”我听到自己带着哭腔小声跟妈妈说。

暗淡的灯光中,一个好似巨人的身影向我们阴森森靠近。

“妈,怎么办呀?”当我回头向妈妈求助时,面前是一张苍白的脸。

这是个标准的俄罗斯男人,壮硕的身材足有近2米高,宽厚的肩膀上架着一颗光头,面部表情神秘莫测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妈妈已经从我身后挤到了我的面前,也就是更挨近“巨人”的一侧,像只老母鸡似的把我护在身后。

“@#¥%##¥@%**@#¥**.”女收银员指着我们大声对“巨人”吐出一串俄文,像是在说:就是她们,快给她们点儿颜色看看!

“@#¥%¥#@#%%*.”“巨人”的声音低沉有力,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,像是在说:放心吧,看我怎么收拾她们!

巨人缓缓把手伸向背后,他会掏出一根大棒子、大斧子,还是一块砖头?我和妈妈剧烈的心跳声混杂在一起,简直都要把房顶震塌了!难道他要把我们就地解决?等会儿鲜血横流,他们也不好收拾呀!起码也得把我们俩先捆起来,然后扔到超市内某个神秘的小黑屋,或是藏在某块小地毯下面的秘密地窖,哪怕是超市后门外阴暗的胡同里再动手也好呀。

“啊!”当巨人的手猛地从背后抽出时,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尖叫,连超市的窗户都被震得“咔嚓”作响,我吓得闭上了眼睛,四周一片死寂。隔了两三秒钟,妈妈轻轻推了我一下,我才慢慢睁开了眼睛。巨人的手里多了一个小本儿,有点儿像国内小学一年级学生用的田字格本。这次,轮到他被我们的尖叫吓着了,先是看了我们一会儿,紧接着皱了皱眉,才把手中的小本儿递给女收银员。女收银员不耐烦地接过小本儿后打开,把我们退回的那袋饼干商标朝上放在面前,再从兜里掏出一杆圆珠笔,照着商标开始在小本儿上抄写起来。对于如此戏剧性的变化,我和妈妈目瞪口呆!

等到她抄写完毕,并没有立刻把小本儿合起来,而是摊开还给“巨人”。巨人接过小本儿仔细看了看,弯下腰趴在收银台上,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笔,在她刚刚抄写完的那一行后面写上了几个俄文字母,这才把小本儿合上,又塞回裤子后面的口袋里,看都没看我们一眼,一转身又走向阴暗的超市深处。这时候,收银台后的女售货员就好像面前完全没站着我们两个人一样,平静地目视前方。

“猫猫,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妈妈小声说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我和妈妈蹑手蹑脚走了出去,生怕惊动任何我们不想再看到的人。

一出门,我们不约而同地各自长长出了一口气。妈妈一边不停拍打胸口一边说,“这不是成心吓唬人那吗?”

“妈,您说那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猜呀,那可能是超市经理,只有他签了字,售货员才能退货。”这时候,妈妈的脸色已经由白转红了。

我想,在俄罗斯旅行,你得有颗强壮的心脏。

面对这个扛枪的俄罗斯军人

我故作镇静,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

第二天清晨下起了小雨,雨点“啪啪”地敲击在车窗玻璃上,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一路乘坐大巴车到芬兰的赫尔辛基,等待我们的将是漫长的383公里。

在俄罗斯边境,大巴车忽然停了下来,导游飞快地朝车厢里喊了一句:“俄罗斯边防上车检查。”紧跟着,前门响起了沉重的大皮靴登车的声音,一位一身戎装的年轻军人走进车厢。谁知,他漫不经心的目光从我们身上一一扫过后,却停在了我身边的相机上。刚才拍了几张雨中的涅瓦河,仓促中忘了把相机收到背包里。

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缓缓伸出手,拎起了我的小相机。面对这个扛枪的俄罗斯军人,我故作镇静,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可心跳得像打鼓一样。我吃惊地看到,他竟然娴熟地扭开开关,一张一张地开始翻看照片。

全车的人都鸦雀无声地关注着我们这边的动向,导游站在司机旁边不停地搓手,车厢里从没这么安静过。


10分钟过去了,年轻军人还在不紧不慢地看。我猜,边防站执勤肯定挺单调的,可能好几天都没赶上过这么好玩的事了,相机里那800多张照片可够他开心一阵子的呢!

半小时过去了,年轻军人终于放下了相机,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回转身,慢慢地走下车。我看到妈妈僵直的后背终于松弛了下来,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。

“没事,没事,这是例行检查。”车门一关,导游一下恢复了活力,从前门窜到我们面前,摆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,还怪里怪气地眨了眨眼,“俄罗斯人怕你拍了不该拍的东西。”

重新拿起自己的小相机,感觉怪怪的,一下把它塞进了包包儿的最底层。

没错,在俄罗斯旅行,你必须得有颗强壮的心脏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
华俄网版权所有 © 2013 -2015 本站所有内容,未经许可,均不得转载。